xrp实时价格
破烂网

xrp实时价格再利用,节约资源保环境,坚持科学发展观,和谐社会净!静!敬!

——xrp 瑞波币的价值    

xrpplus 室内装修拆除还原 房屋建筑拆除工程 搬家xrpplus电器设备 联系收废电话手机 笔记本电脑服务器
二手旧货拆除资讯 附近上门xrp实时价格 拆除搬家xrpplus法规 xrpplus价格 电器家具设备xrpplus xrpplus站点地图

学习日本垃圾分类 日本立法支持垃圾严苛分类

      日本的社区、街道、公路、公共厕所的干净与文明程度,在世界范围无国能敌。日本是一个无菌国家,日本人离开日本无论在那个国家生活都会无法适应,都是在日本养尊处优生活习惯了,这个现象的产生与日本近乎“变态”式的环保理念,尤其是垃圾分类的先进程度更是首屈一指关联甚密。日本垃圾分类始于1890年,要去过日本的人都绝对不得不叹服日本国民素质,日本环境卫生,日本福利,日本食品精致高贵安全,日本科技等无不让人敬服。笔者在日本工作生活多年,在日本穿三个月的鞋依然一尘不染,光亮如新,在地上打个滚衣服也没有灰尘。
 
  在日本的大街小巷,无论空间有多狭小拥挤,你总能发现标志着不同xrpplus类型的一排垃圾箱。无论日本人的生活节奏有多匆促,他们在对待垃圾处理的行动上,绝不会因为着急而产生丝毫的怠慢。
 
  “起初你会觉得是认真得可笑,后来变成内心的深深崇敬。”几个留学日本的中国学生这样告诉记者。
  到底是什么让日本对于垃圾的分类蕴藏着这样令人震惊的内在精神?怎样的社会环境才会孕育出这样的垃圾分类方式?中国应该像隔壁邻居“日本”理性地学习到怎样的环保政策和理念并付出真正的行动?旅日专栏作家、自由撰稿人林萍和旅游卫视主持人杨旸接受《公益时报》记者采访时给出了自己的解读。
 
  立法支持严苛分类
  日本的垃圾最大分类有可燃物、不可燃物、资源类、粗大类和有害类,这几类再细分为若干子项目。比如可燃类包括可以燃烧的橡胶制品、剩菜剩饭和一些可燃的生活垃圾,但不包括塑料;资源类垃圾还具体分为干净的塑料、纸张、旧报纸杂志、旧衣服、塑料饮料瓶、听装饮料瓶、玻璃饮料瓶等;有害类则是指存有对人体健康有害的重金属、有毒的物质或者对环境造成现实危害或者潜在危害的废弃物,包括电池、荧光灯管、灯泡、水银温度计、过期药品、过期化妆品等。日用垃圾要分成15类至25类,有的甚至高达30多种。为了普及垃圾分类知识,横滨市资源循环局到火车站、商业街分发宣传册,举办恳谈会,并专门到学校讲解。
 
    小册子《垃圾和资源的分类、丢弃方法》里写道:“厨房内的垃圾,请将垃圾中的水完全滤去。炸过东西的油,将布和纸张浸入油中,或使其凝固。纸尿布,请先将污物冲到便器内,之后揉成小团,以避免其影响卫生。硬纸板类,请将其折好,用纸绳捆成十字形。”
 
  “有些地方的垃圾分类类别有那么几种我觉得还可以接受,但日本有些城市要求将垃圾分为几十多种。”林萍说。
  作家林萍所言非虚,资料显示,前几年横滨市已经把垃圾类别由原来的五类更细分为十类,并给每个市民发了长达27页的手册,其条款有518项之多。很多条款极其繁冗:口红属可燃物,但用完的口红管属小金属物;水壶属金属物,但12英寸以下属小金属物,12英寸以上则属大废弃物;袜子,若为一只属可燃物,若为两只并且“没被穿破、左右脚搭配”则属旧衣料;领带也属旧衣料,但前提是“洗过、晾干”。而德岛县上胜町,更把垃圾细分到44类,并计划到2020年实现“零垃圾”的目标。
  自从1960年出台了首部关于垃圾处理的法律,至今日本已制订了4部垃圾处理专门法和一部全面修正法。日本《废弃物处理法》规定,如果日本市民违反规定乱扔垃圾,将会被警察逮捕并处以罚金,公民依据法律有权利监督举报乱扔垃圾者。
  
  养成教育

    日本对于环保教育和宣传极为看重,特别是对于孩子的环保教育更是严格。幼儿园的孩子都知道普通的环保知识,并以此来督促自己的父母长辈自觉遵守。有一次,在松江市市政大厅的入口处,我看到一个以环保为中心的小学生漫画展览。上面有关环保的内容五花八门,如吃完饭后,有油的碟子要先用废报纸擦干净再拿去清洗,这样会减少难分解的油污进入下水道的机率。洗衣服尽量用洗衣皂,不用含磷的洗衣粉等等。
 
  事实上,日本的垃圾分类教育深入国民观念,从儿时起,家长就教会他们垃圾必须自产自销,有些学校也会定期组织学生去垃圾焚烧厂参观,同时开展资源xrpplus再利用的创新实验课,让孩子从小有意识地将这些废品垃圾变废为宝,不仅开发了孩子的创新潜能,实践了课堂知识,更让日本的环保事业有了源源不断的人才力量补充。
 
  “更重要的是,日本的每一个大人都在为垃圾分类做着现实行动上的榜样。平日里,完全看不到随地乱扔垃圾的日本人。他们通常是把垃圾放进包里带回家再分类处理掉。日本的女孩子外表极其精致、干净,可你翻开她们的包包,会惊讶地发现,里面除了化妆品之外,还有购物小票、空瓶子等垃圾。有时候一张面巾纸会被反复使用,用完之后会被捏成团,放进包里。背着奢侈品包里面放的却是垃圾一点儿也不夸张。”林萍说。
 
  “在日本如果你不好好实行垃圾分类的话,你会完全受不了人们自发对于乱扔垃圾者的强烈鄙视,这是一种道义上的惩罚,不仅面子全无、特别丢人,甚至会感觉无法在群体中生活,所以这种力量也是养成日本人好习惯的重要法宝。小朋友看见他们的家长和他所能够看见、接触到的大人,都在一丝不苟地履行垃圾分类的职责,那么,榜样随时在身边,他们就不可能不养成优良的垃圾分类的习惯了。”杨旸跟记者这样说。
 
  “我们去日本做节目的时候观察过别人扔牛奶盒的过程。看上去一个简单的饮料瓶子,在中国可能只随手一扔就完了,但是在日本,需要很多个步骤才能符合扔弃标准。首先要把剩余液体喝光或倒光,再用水简单地进行冲洗,然后把瓶盖拧开,把外面的贴纸塑料剥开,踩扁之后,等到‘资源垃圾政府统一xrpplus日’的时候,拿到指定地点扔掉,或者丢到商场或超市等地方专门设置的塑料瓶xrpplus箱内。如果是牛奶盒子的话,还必须沿着压折线铺平成四方形状。”杨旸说。
 
  如果说这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情的话,日本的企业则想了很多创意来让垃圾xrpplus变得有趣灵活。比如在饮料瓶子外包裹的塑料薄膜的正面,设计类似脑筋急转弯等内容,如果你想知道答案,就必须要把整个薄膜拆下来。这样一来,人们的兴趣就被激发出来了,不仅益智有趣,还顺便协助了垃圾分类的执行。
 
日本垃圾分类如此细致中国为何落实不了
女儿从小在中国长大,今年回日本上大学。从小在上海长大的她,对于日本社会的不少“生活常识”有些陌生,特别是如何扔垃圾。
  日本的垃圾分类十分复杂,但也十分清楚,一望便知,不像上海很多小区的“可xrpplus”、“不可xrpplus”那么含混不清。日本的分类有“生垃圾”(指剩饭、剩菜等要腐烂的垃圾)、纸类、塑料类、易拉罐、电池、废铜铁、旧家具、家电等。不同类的垃圾要在不同的日子(从周一到周日每天按分类规定扔一种垃圾)丢到小区指定的垃圾站,并且有几点到几点的规定时间,过时不候。
 
  不久前,我出差顺便去探望女儿。进了房间大吃一惊:里面垃圾成堆,最多的是纸类、塑料和易拉罐,本来就很狭窄的房间变得格外拥挤。女儿解释说,因为每天要上学,所以总是错过扔垃圾的时间,就这样“攒”下来了。
 
  但她接着补充说,牛奶纸盒和易拉罐喝完都洗干净了,不会发臭,以后集中扔一次,也节省垃圾袋和xrpplus工人的劳动。我问她,这些是谁教你的?她回答说,在每个楼层和电梯里都张贴着怎样正确处理垃圾的说明,十分清楚。
 
  刚来的时候,因为不了解情况,总是把当天不该扔的垃圾扔出去,很快就有类似“居委会”的工作人员找上门来了。这位袖章上写着“町内会垃圾处理监督员”的阿姨耐心解释说,因为垃圾xrpplus车要在小区各街道间奔走,到本楼大概是上午8点到10点之间,太早扔出去的话,容易被野狗野猫特别是乌鸦“袭击”。
 
  这一节课应该上得很生动,因为我女儿从此彻底记住了垃圾分类的重要性和方法。
 
  其实,在日本,“怎样扔垃圾”是一门从上幼儿园开始就会听老师讲的事情。我到现在还记得,儿子上幼儿园的时候,一次我去接他,看到他因为把牛奶盒扔错垃圾筒而被老师在批评。儿子当时在哭,我也很难过,但老师叫我离远点,不要让孩子看到父母在场就轻松“过关”。这样的早期教育对儿子显然非常有效——时隔不久,我在家里如果把垃圾扔错了地方,儿子会反过来提醒我。

  话说回上海。上海市政府现在也在号召市民规范扔垃圾,越来越多出现了标注“可xrpplus”、“不可xrpplus”字样的垃圾箱。但我仔细观察过,这两种垃圾箱里装的垃圾几乎没有区别,因为大部分市民并不知道,什么样的垃圾“可xrpplus”,什么样的“不可xrpplus”。再加上缺乏专门的工作人员指导、监督,因此一直没法真正意义上落实垃圾分类的推广。
 
  我上海家里住的小区,一到晚上野猫就成群结队来“偷袭”垃圾。加之连日阴雨,被风吹雨打的垃圾筒显得格外脆弱,很多的垃圾还扔在外面,被野猫糟蹋得一片狼籍,物业管理部门也不闻不问。可能在他们眼中,这只是国际化大都市里一件不必重视的“小事”。但试想,这样的场面如果被孩子看在眼里、记在心里,他们又会记住什么?
 
  怎样扔垃圾看起来是一件小事,但它不但直接影响到社会的公共卫生、环境管理和市容面貌,也反映出公民的素质和道德教养,事关重要。应该从孩子抓起,由政府下决心,居委会街道全力配合。
 
日本人最讲认真、严谨、细致,这在众多方面都表现得淋漓尽致(工业产品,科学技术,医疗等等)。如,东京都各商业区人行道上的地砖几十年都不会出现凹凸不平的塌陷,建筑师要求楼梯毛坯的背面等看不见的地方也要整洁光滑,等等,不胜枚举。
 
  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。日本的上述事例给我们很多启示。仅就垃圾分类而言,我国大部分地区的硬件还远远不能与日本相比,但更大的差距恐怕还是在软件上,即在于政府和民众对垃圾分类的认识上,国民意识,国民素质,在于政府关于垃圾分类的制度建设上,也在于每个市民对垃圾分类的认真细致精神和环保节能意识上。由此引申开来,只有大家都摒弃嫌麻烦的想法、大概其的思维习惯和安于中流的低标准,才有可能做到垃圾分类赶上世界先进水平,消灭城市管理中“三不管”的死角,有专人来治理脏、乱、差的现象。